春寒料峭永無島

newmap:shareotsu.tumblr.com

【たくつよ?】没有(FIN)

没有

2018 04 30


草彅从会议室里出来的时候,意外看到木村还在走廊末尾的吸烟室里。他独自站在玻璃笼子的中央,慢慢地抽着烟,手里的烟盒刚刚开封,不是他常用的牌子。草彅看了一眼吸烟室旁边的香烟自贩机,认出里面有相同的商品。他鬼使神差地走过去,掏出零钱包数起硬币来。

玻璃笼子响了两声。他转过头,木村看着他,手指保持着叩响的姿势,伸出握着烟盒的那只手对他晃一晃,眼睛询问地稍稍睁大,露出他无比熟悉的神态来。草彅合上零钱包,走过去,隔着玻璃对木村笑一笑,手放在门把上。门把是按压式的,只消稍稍往下使力,这扇门就能够打开;但他迟疑了一秒,才咬牙切齿似的按了下去,于是这扇门就以奇怪的强力弹开,...

【Memo】一些All向脑洞记录

我日啊怎么被all黄少天找上门了,我不是我没有


【Lohas】

让女生为之倾心的男孩子和被男生喜欢的男孩子,唯一的共同点是过于美丽的容姿。这并不准确,美丽的人谁都在乎,只是这两人的受众群微妙地区别开来。大多数女生更喜欢偶像剧角色般英俊忧郁的美少年,大多数男生则觉得有着纤细轮廓的运动健将更易亲近。
对了,他们还有一个难以察觉的共同点:对任何人都一样。那是以南辕北辙的方式呈现的,这个日后再说;无论如何,话题中心的两人只是在走廊里擦身而过,都能成为持续半日的谈资。也许有一天他们俩会站在一起,变成学校建校以来第一对公认的天作之合?
高桥问过美少年,对方只是笑了笑说没有的事,对那位运动健将的事未置一...

一边写莓一边想写慎剛师生谈甜甜的恋爱毕业就结婚的那种。

而且还是剛先喜欢慎吾的那种。

丢三落四的学生和一开始只是为了保管东西再还回去后面就光明正大地据为己有的老师。

要neta番茄和丝丝那部的话肯定得叫《老师我就他妈喜欢你》(啊?

快别撒糖了,哪能了,我才二十岁要给你们齁到寿终正寝,喔唷真是了不起!


个么一想不是师生也可以啊我干脆直面内心好不好我就是想写师生。

【大門/工藤(クソ野郎ユニバース)】无题 FIN

Warning:第三者窥视的H场面

给没看电影的朋友们的tips:大門=浅野/工藤=草彅/乔=满岛

大門和工藤在电影的故事发生之前就已经认识了。

乔的特殊能力是看到别人遭受痛苦的场面就会开始共情。


https://paste.plurk.com/show/kcbE6envnBNIwS8ztRYc/


【预售】团栗/小说/《以牙还牙》

刊名:《以牙还牙》

CP:团栗(青黄)

尺寸:A5

页数:204p

分级:成年向

收录:雨声/杂音/雪白之月/高岭之花/Sparkle/劣情/空洞/铁皮月(现实向和平行宇宙皆有)



详情: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67653503354
或搜店铺【你铃事务所】


5月可能要做谎战小薄本,想一起买的可以囤货

【しんつよ】喵喵喵?(FIN)

喵喵喵?

2018 02 22


杂志的介绍栏永远都是:草彅剛,74年7月9日生,巨蟹座,A型血。现在加上了一句:目前,作为偶像和演员,艰苦朴素地在崭新的立场上走出崭新的路。

——从来没写上去过的个人小情报:每年有一天会变成猫。

慎吾迅雷不及掩耳地把试图撕咬他手中杂志的剛摁回了沙发另一头。额头上浮出一抹红手印的人不甘心地舔舔嘴角、抖抖毛茸茸的猫耳朵,露在长睡衣下摆的长尾巴偷偷摸摸地翘出来。“干嘛啦。”

“你不要借酒装疯,我知道你精神上还是人。”慎吾卷了卷杂志,又毫不留情地敲过去。

剛低头避过他的敲打,搂起那个形状诡异的坐垫,柔若无骨地盘在沙发扶手上。“喵?”

“喂。”

“不要...

【しんつよ】ギリギリバレンタイン(FIN)

2018 02 14


慎吾猛地睁开眼睛。他对着不算陌生但也决然没有日日见面的天花板愣了好一会儿,终于想起自己昨晚在剛家里过的夜。最近工作很忙:对方有舞台剧的排练,他在接受杂志采访和宣传代言商品间来来回回,昨天好不容易对上了休息时间。不过,剛看上去不是很在乎这个,让他进门的时候悄悄地叹了一口气,滚到床上之后也好像在烦恼着什么似的,被他抱起来之前都没认真回应他的亲吻。

干嘛,迟来一个轮回的七年之痒吗?慎吾茫然地想。他记得马上又是猪年了。

Kurumi看起来其实有一点像小猪仔。

——这句话说出来毫无疑问是要被草彅剛用吉他弦勒死的。

慎吾打了个冷颤,慢悠悠地起床,发现剛并不在身边。他看了...

【一之濑浩一×百百濑塁(谎战×Final Cut)】失败教学(FIN)

连打啵都没有,就是讨论一下news也要这样对我,我生气。


https://paste.plurk.com/show/jyyMKD0H2a3Pg2iphnhg/


【Paripia】惊喜(FIN)

惊喜

2018 01 31


网上都说N○K是几家电视台里最果敢的,往常对此言论看过笑过的剛此刻也不得不咬牙切齿地嘀咕这么一句——好大的胆子!——虽然他这几天已经不断地重复咀嚼这句话了,还故意学着中居那把砂纸滚过的嗓子压低声音,把这句话之后更多的、想说却没组织出语言的抱怨,全都咕噜咕噜地吐进酒杯里。

慎吾的41岁生日,他随口一说结果实现了的直播节目,但他却不在场!

“为什么偏偏是这时候要出国工作呢!”——他很想这样喊出口。此刻他待在首尔的酒店房间里,即使穿了自己最喜欢的毛绒绒家居服也没能抚慰内心烦躁一分一毫。工作人员在电视上做了什么技术性调整,使得他也能看到直播,但越是看,自己不在场...

1 / 14

© 春寒料峭永無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