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ロハス】一个段子 我不知道我想干嘛4

2017 07 04


用以营造气氛的暖黄色灯光下,杯中红酒荡漾着诱人的光片,纤细淡薄然而不可忽视,隐隐约约映出一点屋内的阴影。

简单点来说就是“看上去超好喝”,草彅已经把这句话说了有十遍,虽然他其实早就开始喝、但那个“看上去”一直蹦出来;稻垣懒得去制止他了。才三五杯就开始口若悬河的家伙终于止住了话头,镇定地把手中的酒杯放到桌上,又谨慎地将易碎的杯子往桌子中间推了一些,才慢慢抱住头、发出难受的呻吟:“我头好晕……”

“我是不是跟你说了慢一点?是不是?是吧?”稻垣没好气地抱怨,“你又不听——”

草彅抱着头直愣愣倒在他手边,他一下子没反应过来,还以为是把人说得昏过去了,生生地截了下半句、没再继续往下数落;对方得寸进尺地枕到他的大腿上,得意洋洋地看着他,笑得牙齿都露出来了。

“你啊。”稻垣轻声说道。

“我没有装,真的头晕。”草彅赶紧辩解,拉过稻垣的手盖到自己额头上,“你摸……”

“摸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头晕啊。”

“……对哦。”

手底下的皮肤暖呼呼的,稻垣多摸了几下,干脆就把手盖在草彅眼睛上不动了。被他遮住视野的人也没多挣扎,或许是真的醉得厉害、根本折腾不动,或许就是想要他的恶作剧——嗯,草彅的话,两者都有吧?稻垣用另一只手慢条斯理地解草彅的衬衫领口,对方觉得痒而嘻嘻笑起来,动作迟钝地来拨他的手腕。

“别闹啦。”草彅握住他的手腕,声音里满溢出来的笑意里掺了两分羞涩,“我一会儿就好了——你就让我躺着嘛。”

“我没不让你躺着……”


稻垣的呼吸靠近了。草彅不自觉地绷紧嘴唇,眼前一片黑暗让他比以往都紧张一些。还好对方只是低下头来与他碰了碰鼻尖——还好;还好并不是亲吻,否则本来就因红酒而发软的身体怕是能立刻融化了。他有些可惜地快速舔了舔下唇,稻垣呼呼地笑出声,他知道稻垣一害羞就会这样笑。

“还来吗?”他松开稻垣的手腕。

“慢慢来。”稻垣回答。

领口下的第一颗扣子被解开了。


FIN

评论 ( 3 )
热度 ( 6 )

© 春寒料峭永無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