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ロハス】一个段子 我不知道我想干嘛6

2017 07 11


稻垣的腿从另一边伸过来。草彅着迷地看着对方的腿在雪白的被子下面活动时带起的稍稍隆起的痕迹。酒店的被子很厚,那痕迹不太明显,但被套稍微大一点儿,就令布纹活泛得多了,像漫上来的海水的舔舐。不凉不热的脚尖勾住他的脚踝,光裸的肌肤蹭到他小腿外侧,没除干净的轻微毛发搔着他的腿,草彅吃吃地笑起来;睡得迷迷糊糊的稻垣不耐烦地抬头瞪他,眼睛还睁不开,睫毛一颤一颤地往下坠。

“我要回去了。”草彅推了推稻垣的肩。

这一次稻垣马上就清醒了。他揉了揉眼睛,将乱七八糟的头发撩到耳后去,抬起脸来的神情带着一点儿迷惑——但那点迷惑就像他的睡意那样,眨一眨眼就消散得无影无踪。他用手撑着脸,“嗯”了一声。

草彅离开被窝,开着27度空调的房间有一点冷,他眼疾手快地把脱下的睡袍从床头拎了起来裹在身上。稻垣伸出手扯扯他没结好的腰带,他尴尬地抿了抿嘴唇。

“晚安。”稻垣说。

“嗯,晚安。”草彅回答。

他离开稻垣,向自己的房间走去。身体上残留着的情事的疲倦在这一刻完完全全地涌了上来,直接导致了他迈出门口的脚步犹豫不决;但他还是离开了。

评论
热度 ( 8 )

© 春寒料峭永無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