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ロハス】一个段子 我不知道我想干嘛7

20170722


“我不抽烟了。”

“这就是你开始喝醉的原因?”

坐在地上的草彅像没听到似的用小指转了转面前酒杯里的冰球,收回手舔了一口指尖,手指就这么搭在下唇;他抬起眼睛注视稻垣的神情格外无辜又恍惚:“嗯?”

“我说你喝太多了。”稻垣不动声色地把威士忌的瓶子拿起来放到矮桌另一边去。“明天会浮肿哦。”

“明天是休假~也没有工作~”草彅尖着嗓子唱起来,笑嘻嘻地把手臂搭到沙发垫子上,“就算不早起也可以~”

“你呀——”

“可以和你一起睡到~中~午~。”

耍无赖的家伙歪着头径自笑得上气不接下气。稻垣叹了口气,“真不知道你和中居君是怎么坚持唱歌到现在的。”

“哇——!突然就批评我?”

“我说得已经很委婉咯。”

“真是的——。”草彅夸张地叹了一口气,笨手笨脚地开始解衬衫的纽扣。稻垣看他和纽扣搏斗了好一会儿,认出这件衬衫似乎是某个成员的东西;他皱皱眉,伸手扯住衬衫袖口,试图酝酿一下问句,但草彅立刻就回答他了:“这个是我从别人那里拿到的啦。”

“礼物?”

“嗯——我说我想要,他就给我了。怎么?”

“没怎么,就是觉得在哪里见过。”

“是吗?”

纽扣乱七八糟地解到一半,衣襟里露出雪白单薄的胸膛;但草彅就此停了手。他用一只手撑着脸,眯起眼睛问:“猜猜是谁送的?”

“欸?我一定得知道吗?”稻垣失笑,为了转移草彅的注意力而去解对方剩下的两颗纽扣。

“不知道也行啦。”草彅一动不动地让他把衬衫拉开,“本来你也不是那种会为这类事情就嫉妒还是怎么样的——也不是那种人,”两个人的手同时向下潜去摸索草彅的腰带扣,手指碰到一块、不知怎么地就缠到一起去了,稻垣的指尖在手心里慢条斯理地画着圈,让草彅差点没能把接下去的话说完,“所以……嗯、也没什么所谓啦,我是这么觉得的。”

“那你为什么哭呢?”稻垣一边吻他的手背一边问。

“这个,你不知道也行啦。”草彅胡乱地抹了抹眼睛,“大概就是……”

“一边说‘不知道也行’一边还要解释啊?”

“哈……”

“不用说也行喔。”稻垣顺手把只剩下冰球的酒杯挪远了一点,“等你清醒的时候再告诉我吧。”


FIN

评论
热度 ( 7 )

© 春寒料峭永無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