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ロハス】不死之烟 03

03

草彅醒来的时候猫就睡在他手边。它把后腿伸得很长,前爪挡着脸一样放在头两边,露着肚子躺在他左侧,他一动就缩成毛茸茸的一团,但仍然没有醒。海风从没关的落地窗外吹进来,扬起的白色窗帘的边角有几道猫抓的痕迹。他从右侧滑下床,光着脚走向窗边。

窗外可以看得到海。天空是夏末独有的黎明前的水色。阳光透不过来,在云层后面暧昧地亮着,连带海的颜色都仿佛含着一点光。正如稻垣在文章开头描述的那样——几近透明的海边小镇,气温像手腕相交时的微热。他拿起手机把眼前的景象拍下来,本想发到SNS上、又想起这好歹是工作中,照理说是不能泄露的内容;于是觉得可惜地扁了扁嘴,发到了文艺部门的Line群里。

没有回复也没有已读。现在是早晨的六点三十七分。熬夜的人大概已经意识模糊,正常下班了的还不会醒。

猫在他身后细声细气地打呵欠。

 

稻垣一下楼就看到草彅在厨房里煎鸡蛋的背影。他想起昨天去接对方之前自己确实是在超市买了大量的食材——不知道对方是怎样的人,总之按照相扑手的食量买了;现在一看自己是想得太多了。刚把肉类放进冰箱,就收到了对方已经到达等候点的消息,于是顺理成章地忘记了蔬菜和鸡蛋,回来时觉得太麻烦而自动过滤了这件事。此刻流理台上只剩了即将被做成早餐的青花鱼,猫坐在一角镇定地看着它,抬起头来喵一声。

“不准吃哦——。”草彅一边说着一边把煎好的太阳蛋起出来。

稻垣无声地笑起来。他看一眼他的猫,猫摇了摇尾巴,仿佛在示意他“轮到你了”。他踮着脚尖走上前去,双手轻轻撑在流理台边上,学着他的猫:“喵。”

“不行……嗯?”话说到一半,草彅皱着眉疑惑地回过头,在看到稻垣后不知是松一口气还是吓了一跳,“……早、早上好。”

“真抱歉,本来应该是我来做的。”稻垣探头看了一眼旁边的汤锅和电饭煲,闻到味增汤和米饭的香气,不好意思地揉了揉耳垂,走到碗柜旁边拿餐具。

“没关系,我醒得比较早嘛。而且以前也给担当的作家老师做过饭。”草彅想起那位不会做饭又偏偏想吃“家常味道”、不吃就交不出稿子的作家,苦笑了一下,“还被逼着考过从业资格证……”

“这样呀。编辑……也真是辛苦呢。”

听过不知多少遍的同样的一句话,很多时候只是随口一说罢了。草彅笑着转过头、想用餐具的话题把这件事抹过去,未曾想直直撞上稻垣凝视他的眼神。稻垣没戴眼镜,微微皱着眉认真地注视他,不这样就看不清似的——事实上应该是这样;薄暗的天色从窗外折射进来,棱角分明地映在稻垣的脸上。

“……您要是肯露脸宣传的话,”草彅愣了半天挤出这样一句话,“应该不会太辛苦……”

“我不喜欢被拍啦。”稻垣眯起眼睛笑起来,低下头挑选二人份的碗筷。

 

太阳还是没有出现。偏僻的海滩上没有多少人,海之家的旧招牌在微风里摇来摆去。天色开始变暗,可就连乌云都没有体积,仿佛只是涂上了墨色,看起来没有任何压迫感。稻垣撑着伞走在前面,草彅拿着折叠伞跟在后面。漫长蜿蜒的海岸线是晕开的青蓝色。

“很安静呢。”草彅开口。

“平常这条路会有坐电车去上学的小孩子经过。”稻垣说,“但现在是假期。”

“也看不到几个人。”

“是啊。在这种地方杀人的话绝对不会有目击者的。”

“请您把这个留到下一本书吧。”

稻垣笑了起来,没有回头。“果然还是纯爱情故事比较好?”

“也不是这样的。……您为什么突然想写呢?”

“就想看看最普通的人到底能够走到多远的地方。”

草彅不太明白。“是说故事的主人公吗?还是您自己?”话音刚落便自知失言,于是迅速补上,“我不是说您的作品普通,啊,也不是说人——”

稻垣停下脚步、转过身来,双手轻巧地旋转着伞柄。“嗯——是的呢,”他撅起嘴稍稍想了一会儿,“大概两边都有吧?主人公也是,我也是。我想挑战点从没深入过的东西呀。”

“恋爱吗?”

“唔——”这次稻垣没有回答,只是抿着嘴笑了。

“稻垣老师看起来经验很丰富的样子。”察觉到是可以开玩笑的气氛,草彅放松了下来。

“那可没有喔。”稻垣看了一眼他的左手,“未婚吗?”

草彅苦笑着点点头,不经意地用右手揉了揉左手的手背,“是啊。”

“喜欢的人呢?”

“没有。”

“想要结婚吗?或者说,想恋爱吗?”

“怎么说呢……”草彅不确定地摇了摇头,他是真的开始苦恼于答案了。

“搞不清楚吧。我也是呢。”稻垣转身面对着海,海平线泛出隐隐的黑色,“虽然恋爱是最普通的事情,但谁都不知道那是什么、做了以后又会怎么样、最后能得到什么。”

“但是,‘恋爱’本来就不是可以深究的吧?”

稻垣的视线转了过来。草彅知道自己正被注视着。他故意将目光转向墨蓝色的海面,雨的气味沉重地压下来,让他几乎没办法开口:“感觉那是看了反面就再也回不来的东西。”

“……我一直以为你是个很开朗向上的人喔?像动画里每天都哈哈大笑的角色一样。”

“为、为什么……”

“SNS。虽然这么说挺失礼,但内容,就是……”稻垣斟酌了一番,“乐天派的。所以我觉得你大概是那种人吧。没想到还会说这样的话……”

雨开始下。草彅撑开伞,雨滴啪嗒啪嗒地打在伞面上,声音很大,他不得不提高了音量:“就是因为不去看反面——”

稻垣走近了一步。他们的伞倾斜着磕碰在一起。草彅忍不住向后缩,挂在伞缘的水珠颤抖着落下来,洇在他的衣服上。他又说了一遍前半句,这次稻垣应该是听清了,点了点头。

“——所以表面才会——”

他说不下去。选择好的词语似乎从脑海中一哄而散,变成雨水无谓地洒在近在咫尺的地面上。幸好稻垣已经理解了他的意思,冲他再一次点了点头。

 

不知什么时候起文艺部门的编辑全都开了SNS。似乎是主编直接下的命令,目的究竟为何稻垣就不得而知了,但他记得市村和自己说到过这件事。换编辑的时候他第一时间去看了草彅的SNS,淡薄无味得看不出任何东西,拍摄的照片虽然找过角度却没好好处理,语气就像在云层里一起一伏那样。

是不太会用?还是本来就空荡荡的?稻垣根据这个账号想象过很多次草彅的模样。或许是比市村还要老资格一些的人、所以不会玩SNS;或许是对SNS没兴趣又逼不得已的邋遢大叔。他也曾想过账号的主人会不会是女性,不过可能性太稀薄就没再想下去。但无论如何——无论账号内容带给他的印象,还是他所设想的模样——全都不对。

“你觉得怎么样?”稻垣问他的猫。

猫恶声恶气地喵他。被这没头没尾的问题吸引,草彅把伞挂在墙角后饶有兴趣地抬起头:“什么?有什么新想法的话应该要先和编辑说吧——。”

“暂时是个秘密。”稻垣回答他。

 

TBC

评论 ( 1 )
热度 ( 7 )

© 春寒料峭永無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