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しんつよ?】仕返し(FIN)

仕返し

2016 01 06


慎吾走進前室,不出意料地看到之前在走廊吼過他“你搞什麼鬼!”的人一反常態地坐在裏面,有一搭沒一搭地跟旁邊的staff說話。情緒倒也不是很反常,再說了畢竟是人嘛,想要說說話的時候總還是有的——這樣想着的staff們幾乎把想法都表現在了臉上,也沒人覺得哪裏不對。

而且這種事早就不是第一次了。慎吾也很明白。

他選了個靠牆的位置坐下,化妝師湊過來再次確認美味反應的變裝順序。低着頭挑選了一會兒面前的幾個假髮,最後還是定了之前就考慮過的那個。兩個人對着有些垮掉的鬆緊帶折騰了半天,又試着扣在了頭上。純黑色的Bobo頭,轉來轉去的時候會輕飄飄地飛起來,讓他的心情又好了不少。

從鏡子裏可以看到正在聽staff和木村說話的剛。只是在說普通的酒桌趣事,staff的情緒高漲,幾乎就要踩上桌子手舞足蹈了。木村一邊吐槽一邊笑得歪倒在沙發上,剛用手托着臉,一副很愉快的表情。

慎吾脫下假髮,還給化妝師。她拿着假髮從他身後走過去。

“……說起來,細井小姐的生日是什麼時候?”

“欸?”

只是因爲酒桌趣事和生日有關,所以才這樣問了嗎?慎吾盯着鏡子裏的剛,而剛看着被突然詢問而手足無措的化妝師、面無表情地歪了歪頭。木村稍想了一下,問:“是冬天吧?之前好像有你在聖誕節前過生日的印象。”

“啊!接近了接近了,”興致仍然高漲的男性staff比了個大拇指,“是12月,繼續繼續!”

“什麼嘛,”剛露出笑容,“直接說出來不好嗎?……20號?”

“可惜!還要再早一點!”

“18號?”

“噗噗——”

“那個,”話題中心的化妝師終於插上了嘴,“是16號。”

剛怔了一下,“是今天啊!生日快樂!……生日會什麼的呢?應該有辦的吧?”

“收工後我們要去慶祝的喔。”還是那個積極的男staff,其他人也連聲附和他。化妝師害羞地點了點頭,發覺自己手上還舉着假髮,急忙說了聲抱歉就衝出了前室。房間裏再次回到之前前言不搭後語的聊天狀態,可能是段子也用完了,男staff開始問木村有沒有什麼有意思的事,而木村想了想就開始說去海邊時遇到的狗。

“就跟新聞上那隻會衝浪的狗一樣,原來是真的啊——”


漫長的收錄過後,慎吾走向了剛的休息室。滿以爲對方會像之前幾次一樣待在裏面,但這次的休息室已經鎖上了。

他抓了抓頭髮,轉身走進電梯,按關門按鈕的時候不禁多戳了幾下。

電梯按一如既往的速度下降,門終於打開的時候慎吾自己都沒發覺地鬆了一口氣,向出口處那個等待經紀人的背影小跑着過去,拍了拍熟悉的肩膀。

剛回過頭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慎吾。”

“怎麼樣?”慎吾整理好呼吸,挺起胸膛,“報復完畢。消氣了嗎?”

“你說什麼呢。”剛表現出無辜的表情,“怎麼可能消氣,你做的事這麼過分,再說了‘報復’是什麼?我還什麼都沒做呢。”

“別裝傻,都已經多少次了。”慎吾回嘴。

“‘那個’只是我的個人興趣。”聽到車子緩緩駛近的聲音,剛轉過頭,“你也根本沒被報復到吧?你對我難道是那麼想的嗎?”

但你分明就知道我在說什麼。慎吾看着剛上車離去,嚐到什麼令人難忘的滋味似的舔了舔嘴唇。就在他已經開始打算今晚殺到對方家裏去用啤酒強行和好的時候,手機忽然震了兩震。

“不要來。今晚我和朋友约了吃饭。   剛”


……

我就偏去不可。



FIN


このあと滅茶苦茶セックスした

评论
热度 ( 8 )

© 春寒料峭永無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