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ipia】Beautiful Beast 01

WARNING:既然CP写了Paripia那就是三批,而且是有肉体描写的三批


01

文系和理系的研究楼之间隔着大片的花园。灌木被修整成迷宫的样子,慎吾站在入口处踮着脚看了好一会儿,才发现了通往文系楼的出口——唯一的一个出口,种着仅仅两株白色的蔷薇,而理系这一边的是红色,它们是指示方向的标识。

迷宫的发想来自人造人的父亲,他同时也是这所大学的创始人。那位先生的脑子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后世对他的注解被他一纸遗书嘲笑,迷宫的样式从天空俯瞰是字体优雅的一句Fuck off,旁边装饰着洛可可风格的纹样;但修剪灌木的人造人对这趣闻一无所知,也对他们的父亲、对自己最初的样貌、对诞生的原因一无所知,只是单纯地重复着护理植物的工作。

慎吾走近正在忙碌着的人造人,对方卑微地对他弯下脊背,身份徽章在胸前无力地闪亮着。慎吾从喉咙里咕哝一句“辛苦您了”,在对方抬起头对他道谢之前迅速地走了过去,向着白蔷薇的出口,头也不敢回。

文系研究楼里弥漫着书籍、烈酒和灰尘的气味。他蹑手蹑脚地穿过长廊,在引导屏前看了半天,发现今天的艺术史讲座调了时间,在上午举行过了。慎吾失望地叹了口气,撅着嘴看下午还有没有相关的课程或观摩,但是一无所获。离夜晚降临还有太过漫长的时间——他不能回住处,稻垣此刻在那里补眠,一旦吵醒的话大概会引发很严重的后果;也不能到外面去溜达,万一路上碰到认识的人造人、对方当众揭穿他的身份就不好了。稻垣要他享受作为人类的十二小时,也就只能在这所人人都认为他是研究助手的大学里——他无聊地移动引导屏,寻找还有没有自己感兴趣的东西。彩色方块投影在他手指下滴溜溜乱转,忽然花朵般散开,让他发现了站在他不远处的人。

误闯了稻垣的研究室的青年抱着一摞书本站在那边,脸颊和那时一样红。慎吾忍不住咧开嘴笑,谨慎地往前挪了一步,“请问,那是什么?”

“我在做古代文字的研究……”青年有点儿羞涩地回答他,不过马上就眼睛发光地凑过来,书页上的灰尘气味暖融融地钻进慎吾鼻子里,“你有没有兴趣呀?”

慎吾瞟一眼对方怀里那些一碰就会碎的纸张,上面的符号像画一样。他点点头,“如果您愿意跟我解释的话……”

“你说话好拘谨,理系的都这样吗?”青年用肩头撞了撞他的手臂,“跟我来吧!”

慎吾跟上青年的步伐,对方轻快地向升降梯走去,试图踮起脚用手肘去碰楼层触摸板,他制止了对方的动作、问:“您去几楼?”

“21楼。”青年把下巴搁在书本上,看着慎吾替他按下触摸板。“谢谢!抱这么多东西我一个人肯定没办法摁到。”

“不用客气……”慎吾下意识地要鞠躬,胃壁忽然烫了一下,他这才捉摸到一丝人类的感觉。稻垣的指令在脑海响了起来,他摆出笑容,抬起头准备好面对青年迷茫或疑惑的眼神,但对方没有——只是笑眯眯地看着他,抛过来的问题和他内心所猜想的一点儿都不沾:“你是第一次来这边吗?”

“之前在7楼听过几次艺术史的讲座。”

“啊,那个我去过,不过中途睡着了……”

升降梯发出到达目标楼层的讯号。青年像头鹿一样轻巧地绕过推着载满纸质文献的整理车,慎吾则笨手笨脚地陷在轨道里耽于进退,无奈地站在原地看已经把书本放到房间门口的青年捧腹大笑。整理车怒气冲冲地对他闪红灯,青年一边笑一边走过来牵他的手,手心干燥温暖得像冬天的太阳——他们从整理车的轨道里脱开身,车辆恢复运行。

“它们都被对面的教授装了智能,脾气超级火爆的!”青年松开慎吾的手,笑嘻嘻地跟他解释,“要很快通过才行,不然它们就会开始唱国歌。”

“国歌……吗?”

“是啊,不过是完全不在调子上那种。”青年掏出学生证刷了一下,房门无声地拉开,“进来吧。”

门牌上浮着“语言文字研究室”几个荧光闪闪的字。慎吾看了一会儿它们,抬脚走了进去。

 

“很准时。”

稻垣来的时候慎吾已经坐在玻璃隔间里了。他挑了挑眉,注意到桌子上多了一本不属于这间房间的书——《古代文字种类概述》?——于是伸出手翻了翻,里面的知识完全不属于他有认知的范畴,不过还挺有趣的。“从图书馆借的?你那张员工证没有这么高的权限吧。”

“那本书是草彅先生的私人收藏。”慎吾答道。

陌生的名字让稻垣愣了愣,很快就意识到了什么:“莫非是今天走错了地方的那个人?”他来了兴趣,拖着凳子坐到玻璃隔间门口,“你去找他了?还是又遇到了?他是做什么的啊?”

“他是语言文字研究室的——”慎吾想了想,“最近……在写古代文字相关的东西。”

“喔……”稻垣转头拿起那本书,再一次翻开,“真有意思。不过,你竟然会对艺术以外的东西产生兴趣,也很有意思。”

慎吾紧张地别开头。

“挺好的,挺好的。”稻垣抬起头对他笑一笑,“我希望你能更像人类,这句话是真心的。”

您不过是觉得这“很有意思”罢了。慎吾皱起眉,看了一眼房间左上角浮动着的倒计时,开始把自己的脚踝套进地板上的束具里。稻垣静静地翻着书,在他把脚踝和左手固定好之后站起身来,用钥匙打开玻璃隔间的门锁走了进来,蹲下身替他把右手也锁上。

“还有十五分钟我们就能知道这一次的结果如何了。”稻垣轻声对他说,安抚地摸他的脑袋,“如果能忍的话,就忍过去。不能就算了,没有关系。”

崭新的束具还散发着皮革擦亮后的香味——这是在第六次试验之后才装上的东西。慎吾不知道那次试验中发生了什么,以至于稻垣不得不使用这个来限制自己的行动。事实上,他不清楚自己失去意识的那段时间里具体发生了什么;但结果如何,他是了然于胸的。

“我很抱歉。”慎吾闭上眼睛。

“是成分的问题,把那个减去就好了。”稻垣解释道,“但以后还会有很多未知的新成分,所以……”后面大概是“把你锁起来会比较妥当”,稻垣没有说下去。

“您可以不用跟我解释这么多的。”慎吾愧疚地说。

“我认为你还是要知道一点儿。”

只有在这个时候,这位研究者才会温柔。

 

他们安静地待了许久。倒计时结束的时刻,房间里响起轻微的音乐,慎吾紧张得胃壁都酸成了一团;但那反应没有来。他提心吊胆地等待,五分钟,十分钟,十五分钟——

脊椎剧烈地颤抖。

“比上次多了二十三分钟,”稻垣对他说,“很好、很好。你再——”

听力开始消失,稻垣的话语立刻就听不见了。慎吾无力地睁开眼睛,试图从稻垣嘴唇的动作读出单字,很快他就发现他已经无法思考,脑海里被斑驳的本能填满,眼前的场景疯狂地扭曲起来,视界染上妖艳的红色。

意识在此刻干净利落地切断,最后一个画面是不断蹦跳着的计时器。

 

TBC

评论 ( 5 )
热度 ( 7 )

© 春寒料峭永無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