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ipia】Beautiful Beast 07

不祝我生日快乐不准看文

07

慎吾是不清楚之后又发生了什么,但他可以肯定确实又发生了什么。他的直觉一向很准,稻垣曾经怀疑过这是人造人群体的天赋,在做了抽样调查之后否定了这点,无奈地笑着宣布这是他这个个体的天赋;慎吾记得稻垣的表情,好像他的直觉存在是一种困扰、一个阻碍,但又不得不接受、甚至连这一点都被稻垣所需要似的。

剛坐在他面前的沙发上,无意识地用脚跟和沙发撞击以打着不在节奏上的拍子,翻找词条时的弯下的脖颈弧度让慎吾差一点就伸出手去碰触了。他今天明显地不在“状态”——说是走神,其实也不对,只是在烦恼着某件事情,或者是在想该不该向慎吾把这件事全盘托出。慎吾叹了口气,凑近了一点儿,在剛故意避开他眼神之前把对方的手腕拉住,“想说就说吧。”

剛眨眨眼睛。

“你啊……”慎吾忍不住微笑。

“慎吾?”

“嗯?”他愣了一下,下意识地捂住嘴。

“不会不会。”剛摆摆手,愉快地弯起嘴角,“我喜欢这样!以后也不要用了。”

短短二十四小时里撤掉对两个人的敬语限制,慎吾有种飘飘然的感觉。他清了清嗓子,又强调了一遍:“有什么就说吧。”

但剛并不打算说;或是还没到时候。剛决定的事就改不了,不知为何慎吾有这样的预感。是因为他皱起来的眉毛、还是思考时抿成线的嘴唇呢?无论如何,剛烦恼着的表情在慎吾注视下立刻变为了有些无力的笑颜,用“下次吧”“没什么啦”搪塞过去,他侧过脸望着正是晴好时分的天空,薄而透明的冰蓝色笼罩下来,在他的轮廓上染出隐约的莹光。

“我……”慎吾鼓起勇气开口,但只这一个字就用完他所有冲动。胃里微微地烧起来,不是药效将到的警铃,只是他的潜意识在提醒他:你不是剛的同类。

即使他们看上去都是同一种类,甚至连血液、器官都能互通,但剛和他不一样——剛的脖子上没有“项圈”。剛不需要像他一样每天服用两次药物,也不需要为了生存而出卖自己。纯白、干净、被家人爱着直到现在,即使在人类之中或许也是稀有的幸运儿——慎吾怔怔地注视着剛,下意识地捂住自己的腹部,胃壁上烧灼的疼痛似乎愈加明显了。剛转头看着他,虹膜边缘映着半圈天空的冰蓝色,唇角微微翘起来:“慎吾?”

不妙。

这并不是心理作用——慎吾瞥了一眼窗外的全息时钟,离他上一次服药过去了十个小时。稻垣第七次的成品看来需要大刀阔斧地改进才是了——他匆忙地站起身收拾东西,随口编出一个“我想起教授还吩咐了我一些事”的借口,几乎是夺门而出。整理车愤怒地狂闪红灯,他一边说着“抱歉”一边窜到升降梯口,转头看见剛赤着脚追到了研究室门边,满脸的疑惑和紧张,“你过后还会来吗?”

“会的,”慎吾咬牙挤出这句话;他能感觉到脊椎开始放松了,“我处理完之后一定过来。”

剛愉快地笑起来,对他挥了挥手。慎吾没敢回头看第二次,闷头撞进了升降梯里。

 

第七次的“项圈”改进版很不对劲。稻垣瞪着这段时间的气温、湿度、体温变化、服药时间和作用时间看了好一会儿,初步得出作用时间长短与两项温度都有关的结论。他把眼镜摘下来,嘟囔着“我就离开几分钟”飘出了研究室,从蓝花楹下绕去了森那边。

不出所料,森和他的同事们正在撸猫。

热武器研究中心里要养猫,这是这所大学的传统。相传当年对某种杀伤性武器进行测试的时候,不小心射中了一只路过的流浪母猫,猫咪当场灰飞烟灭;当时的负责人为了慰猫在天之灵,求生物院去追查那只猫是否有留下的幼崽,把它们全接到了研究中心里。

“我听说都已经十代以上了。”森一边呼噜猫咪的脑袋一边说,“中间生物院拿它们搞了点事……”

“请说‘做了点试验’。”“是‘做了点试验’。”在旁边给猫咪梳毛的兄弟俩一起抬起头纠正道。

“做了点试验,好好好。”森不耐烦地一摆手,“就变成这样了。”

和狮子幼崽差不多大小的三色猫嗷地张开嘴。它从森的膝头起了身,走到稻垣脚边撒娇地蹭他的白袍,轻轻咬住下摆拉扯他过去。稻垣开开心心地在森旁边坐了下来,拍拍膝盖,猫咪呼噜着扑上他的大腿,琥珀眼睛笑眯眯地看着他。

“唉,它真的超爱你。”森无奈地甩甩手上的猫毛,“明明我才是每天喂它吃饭的人!”

“哼哼。”稻垣揉揉猫咪的脖颈,“不是天天喂饭就能被爱啊。”

“是吗?完全感觉不到我的热情吗?”忧愁地摸摸猫咪的背,完全没被理睬的森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算啦,反正它还不是要在我手下蹭吃蹭喝。”

“怎么觉得你话里带刺呢。”稻垣瞪他。

“没有喔?我完全没在猜测你是不是在养一只不爱你的人造猫喔?”森动作夸张地摆手,把猫咪从稻垣怀里拽了过来继续揉,“我才是明知无望却还在给人造猫喂饭梳毛洗澡的那个人啊——”

稻垣嫌弃地看着森,吩咐猫咪:“挠他!”

 

稻垣的通讯器放在桌上。慎吾忍不住诅咒了一句,他知道稻垣这个时候出门肯定是去森那边和那“头”——他一直坚持用这个量词来称呼那个——和那头猫共度下午的愉快时光了。去就去了吧,为什么连一颗“项圈”都没剩下呢?慎吾烦躁地把桌上的失败品们掀翻,想了想还是拿出最后两颗第七次的试做品,拎起稻垣留在桌边的茶杯、想就着最后一点水吃药。

“慎吾?”

意想不到的声音敲在脑后,慎吾一激灵、手中的胶囊落在了地上。剛推开他没关好的门走了进来,门板在他身后轻轻合上,发出咔哒的响声。

“你落了一本书——怎么了?那是什么?”剛对眼前的异变一无所知,快步走到慎吾旁边,放下书、开始替他收拾被他弄得一团乱的桌面,“药粉到处都是。教授去哪里了?”

“这里没关系……”慎吾挡住剛,发觉自己的声音已经抖得说不好一个句子,“你先出去吧,被教授看到你在研究成果前面……”

“可是你脸色很不好哎。”剛怀疑地看着他,伸手按在他额头上,“这不是在发烧吗?!”

脊椎剧烈地发抖,是最后通牒了。慎吾忍耐着晕眩了的视界,抓住剛的肩膀把人往外推,“我没事,你先——”

“但是你这样,”剛努力挣脱了那双手,反过来拽住了慎吾,“不去看医生的话——”

在剛紧握住慎吾手腕的时刻,手心里传来异样的冰凉。剛吓了一跳,立刻松开手、抬起头观察慎吾的脸色,发觉对方的眼神变得空洞,好像什么都看不到那样。

“慎吾……?”

 

世界变成红色。

 

TBC

评论 ( 9 )
热度 ( 5 )

© 春寒料峭永無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