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ipia】Beautiful Beast 11

11

“我真没想到你竟然想要见我。”

稻垣从例会里出来,站在阳台想吹吹风再回研究室的时候,看到剛慌手慌脚地从走廊另一边的角落里站了起来,似乎是在那里蹲点蹲了太久,没走几步就伸手扶住了墙。体位性低血压?稻垣想着,忍不住伸出了手——但他没往剛那边挪动哪怕一步。剛抬起头来冲他苦笑,跌跌撞撞地走过来,差一点儿又栽进他怀里,好歹是在离他一步之遥的地方稳住了身形。

“这种事我总不能和我的导师商量吧。”剛窘迫地挠了挠耳朵。

语言学的教授有好几个,不过无论哪一个看上去都是发起脾气来非常恐怖的死学究。稻垣不自然地晃了晃脑袋,看剛的目光就带上了几分同情,“你想说什么?还是有什么想问的?”

“……可以换个地方吗?”

周围路过的文系教授们有些好奇地盯着他们俩看。教授们当然认识剛,所以才会觉得自家学生和隔壁理系的家伙站在一起特别奇怪,而且他们平时也没什么交流;疑惑的眼神一个接一个,剛涨红了脸、舔着自己的唇角,抬起眼睛恳求稻垣给一个许可。

“好啊。”稻垣想了想,“但慎吾在研究室,等一下他就会回家。”

“那……”

“去你家吧。”

剛明显愣了一下。稻垣内心笑出声来、面上偏要装着不为所动:“怎么?不可以?”

“不是的……”

 

剛的公寓意料之外的狭窄;稻垣几乎想举报大学违反建筑基准法,但在房间里用踱步丈量了一下尺寸之后,发现其实是足够的,只是堆在各个角落里的书卷让整间屋子看起来就像岌岌可危的资料室。解开谜底后他心情舒畅了不少,在矮桌旁边的坐垫堆里选了一个抹茶色的,抱着膝坐下来:“好了,现在可以说了吧。”

即使是他这么说了,剛也全然没有组织出语句的意思。稻垣很理解,毕竟如果遇到这种事的是他,没直接搜集证据把人造人扭送返厂都不错了,脑子里还能有什么相对理智的伦理讨论呢;他谨慎地伸出手示意想要拍拍剛的肩膀,对方对于他的触碰毫无抵抗——果然问题还是出在人造人的身份上。

“我是不会说‘人造人跟我们没什么不一样’这种话的。”稻垣轻声道。

剛睁大了眼睛疑惑地看着他,过了好几秒才说:“我以为您……”他不知所措地晃了晃手,“您和慎吾……难道不是……?”

“……是什么?”

“总之不像普通的人与人造人之间的关系。”

“为什么?”

“就是有那种感觉。”剛用手支住脸颊,“而且,一般来说,没人会把人造人当回事吧?”

用理所当然的语气和天真烂漫的表情说出的恶毒话语还真是让人心头一颤。稻垣缩了缩脖子,三分不满七分无奈地答:“好吧,你说的也对……”他顿了一下,“我是喜欢他。”

“哎……?”

“也不是什么令人震惊的事吧?”稻垣瞟了剛一眼,“你还不是一样。”

“不一样吧?”剛凑了过来,“您是知道的啊。”

知道那枚一旦失去生物信号就会报警的徽章,知道背后清晰分明的条形码,知道“项圈”的必要性,也知道被无神的空洞的瞳孔注视时的颤抖,以及微冷的体温覆盖于身上的感受。即使如此、即使如此——

“我一开始就觉得了。”稻垣仰起头看天花板,那里空白一片、什么都没有,他的表情却像在注视无垠的星空,“做成人形的东西,实在是太难以让人区别对待了。雕刻或者人偶都是一样的,很久以前流行过的硅胶娃娃也是,其实是人想要它们变成人,所以才故意做成人形的吧?”

“但人造人只是我们拿来填补劳动力缺口的工具而已啊。”

“……你真的还蛮可怕的。”稻垣笑了起来,看向剛,“是这样没错,是工具啊。它们不仅仅是劳动力,也有‘陪伴’的职能不是吗?各种意义上。近十年它们越来越像人了,我说得没错吧?”

剛想起那位在强烈日光下平静演说的人造人、以歌手身份出道的双人组合,沉默着点了点头。

“它们开始想获得自由、想成为真正的人了,至少在法律上能成为也好、至少一部分能成为也好。虽然我们之中大部分人都嘲笑它们的痴心妄想,但造成这种局面的难道不是我们自己吗?”

明明可以在一开始就把它们设置成没有感情和思想的人偶,但人类没有那么做、现在也没有那么做、将来恐怕也不会那么做吧——稻垣说。

“为什么呢?”剛迷茫地咕哝道,“它们没有心对我们来说不是会比较轻松吗?”

“人类一直以来都是这种性子啊。”

拥抱硅胶娃娃的时候希望它们有体温,摆弄人偶时希望它们能够再柔软一点。对着球形关节思考如何将它变得更灵活,在柔软的材料里埋进钛合金的骨骼模仿人类的动作。为空白一片的脸孔画上妆容时,总是会追求“逼真的”“鲜活的”表情和模样,对娃娃最好的赞赏就是“像真人一样”。

“现在娃娃活过来了。”稻垣轻声说,“按照我们的愿望,它们活过来了。”

他们陷入沉默。剛转开目光,稻垣可以从他的表情看出剛正在努力理解他所说的话。他站起身给自己倒了杯麦茶,“我是喜欢他。但这种喜欢,恐怕和小姑娘喜欢漂亮的人偶没什么不同……”

剛转过头看着他,嘴唇绷成直线,“是吗?”

稻垣放下杯子。

“或许是吧。”剛自言自语道,“可是,对我来说……”

 

慎吾听到门口的响动就走了过去,稻垣进家门的脚步摇摇晃晃的,看到他就把包扔到他怀里。被方正板硬的文件包砸得有点儿疼,慎吾皱了皱眉,“怎么回来得这么晚?还要不要吃东西?我去给你热一点——”

“不要不要。”稻垣把手臂靠在墙壁上,晕晕乎乎地摇头。

“好大的酒气。”

“只喝了几杯。”

“好吧……”慎吾随手把包放在鞋柜上,伸出手去,“我扶你。”

稻垣抬起头望着他,漆黑眼睛里浮着的湿润水光让慎吾差点咬了舌头。他小心翼翼地抓住稻垣的手臂,“怎么了?”

“那孩子说得对。”

“嗯?”

“没什么。这也不是应该我来告诉你的事。”稻垣眼神虚浮地露出一个笑容,稍稍用力地挣开了慎吾的手,自己一步三晃地朝浴室走去,“帮我煮一点茶——”

“莫名其妙的……”慎吾咕哝着,看着稻垣在浴室门口就开始脱衣服,衬衫褪去后露出肩上浅淡的抓痕。

 

TBC

评论 ( 1 )
热度 ( 7 )

© 春寒料峭永無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