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しんつよ】银河 03

03

慎吾的发育让剛感到不自然——身后的小孩子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即使视线向下看去也找不到那双眼睛。对方倒是享受着等了许久的这一时期,热衷于买新的衣服鞋子,偶尔会靠过来用手比一比自己和他的差距,然后笑得像向日葵一样灿烂,就算刚被负责人狠狠骂过一顿也不在乎。

……在乎可能还是在乎的。慎吾放下手的瞬间,神情恢复到仍带稚气的迷茫,有些紧张地握着剛的袖口,但什么都没说。剛反手挠了挠他的手指,不知道该说什么——他确实也不清楚他们接下来还有什么路可走。

电视的世界在泡沫破裂的瞬间天寒地冻。音乐节目接连破产取消的结果就是前所未有的偶像冰河期,他们好巧不巧冻在了里面,再不出来就会变成千万年后从北极挖出来的猛犸象;这种事他们也知道,但在出道曲出人意料地只拿了第二位之后,即使知道、即使努力,好像也没办法动弹了。

剛看着慎吾,稍微考虑了一下,“要来我家吗?”

“好啊。”慎吾眼睛亮了,“有新的游戏吗?”

“嗯。不过那两个家伙应该正玩得起劲……我们先去哪里逛逛吧。”

“那两个家伙”是剛的妹妹和弟弟。慎吾点点头,神情愉快起来。

 

里原宿的街道一如既往地如同时光静止。两人在街口买了冰冻饮料,一边喝着一边进到路边每一家看得顺眼的店去。标新立异的店也有不少,但最多的还是古着店,剛一看到古着就恨不得整个人扑在上面,总是看也不看地就把手上的饮料伸给慎吾要他拿住。乖乖地接了几次之后,慎吾玩心大起,在剛又一次伸手的时候动也不动,没想到剛就那么放了手——他急忙扑过去接住,杯子里冰块晃动的巨大声响也没让剛看过来哪怕一眼。

“怎么这样!”慎吾抱怨道。

剛还是没回头,双眼紧紧盯住面前那件牛仔衣,但是搭了句话:“什么啊?”

“在确定我拿住之前别松手啊!”

“啊——抱歉抱歉。”

但剛好像没有要改的意思。慎吾认了,干脆就不让剛把饮料拿回去、稳稳地拿在手里,剛说要喝的时候就递过去让他喝一口。这么来回了几次,剛倒没意见、慎吾反而累得慌,而且气氛变得有点怪怪的——他猛地一回头,看到身后不远处几位围观着的女性捂着嘴闪闪发光地看着他们。慎吾正想提醒剛还是快点离开比较好,剛就从后面给他戴上了一顶鸭舌帽,额头被箍住向后拉去,于是慎吾还没出口的话就变得模糊不清。他摸摸帽子,拽着帽檐调整了一下,剛满意地点点头,“好看。”

“是吗?”慎吾把帽子摘下来,是一顶撞色的帽子,帽檐用金属星星做了点缀。

“好看,我买给你吧。”剛说着就拿过帽子向店里面的收银台走去。

“欸?”

“你的生日礼物我都还没送呢。”

那都多久了!虽然想这么吐槽,但慎吾还是笑了起来。剛付过钱,把帽子再一次戴到慎吾头上,确认似的盯了许久,又点了一次头。他们一起出了店,在门口被等待多时的几位堵住去路,一轮握手过后总算踏上去车站的路。

傍晚时分的电车拥挤混杂,他们费了好大一番劲才没有被人群分开。车厢里灯光惨白,帽檐挡住了一些,让慎吾感觉没那么糟,甚至有几分闲心去打量身边其他的乘客——一脸疲倦的上班族靠在门边,高中女生们互相比较着书包上的玩偶挂饰,带着孩子的父亲木然地盯着自己孩子头上的发旋。离他最近的乘客是剛,对方面无表情地看着车厢上方的线路图,皮肤在灯光下没有血色。慎吾凑过去,用帽檐顶一下剛的额头,剛很快回过神来,以为他想问什么时候下车、就回答他:“还有好一会儿呢……”

“嗯。”慎吾应了一声。

“无聊?”

“嗯。”

“说说话?”

“嗯。”慎吾看一眼车厢顶上的广告挂牌。

剛顺着他目光向上看去,那是他们新曲的宣传。三月十二日发售,就是后天。全曲都是关西腔,还特意叫了后辈的两位过来帮忙斟词酌句。

“哎呀。”剛拍了一下慎吾,“不要担心啦。”

帽檐又顶了一下;还真有点痛,剛微愠地看慎吾一眼,撇过头去看车窗外的夜景。

 

路上又去了一趟便利店买零食,回到剛家已经有点晚了,慎吾给自己家里打电话时果不其然地被说了几句。他放下话筒,回到草彅家的餐桌前,剛大口吃着咖喱,腮帮鼓鼓的,像小只的金花鼠。慎吾在剛对面坐下,对草彅父母二人说了谢谢,两位长辈微笑着摆手示意不用,然后就专注于面前的电视节目。这种并不在意的气氛让他这个做客人的放松下来。

剛的妹妹站在不远处探究地看着慎吾。少女脸上的神情比她的年龄要成熟得多,甚至比她哥哥同样年纪的时候也要更可靠一些。慎吾在她的注视下吃饭,剛由于背对着她、对她的视线一无所觉,吃完之后一抹嘴站起来收拾面前的碗盘,丢下一句“我先去洗澡”就跑掉了。少女立刻坐到她哥哥空出来的位置上,微微撅起嘴,摆出严肃的表情。

慎吾放下筷子。

“我听了这次的单曲了,昨天音乐节目有播。“她说话很快,但口齿清楚多了,“挺好玩的。我会去买的。”

“……谢谢。”

要说的似乎就只有这么多了。少女轻松地站起来,又端详了他一会儿:“慎吾君变得好高喔。”她有些不好意思,“虽然以前就知道你很高,但是……”

慎吾咧开嘴笑了:“真的吗?我几年前还以为长不高很苦恼呢。”

“你比哥哥高好多。”她比划了一下。“这么多。”

慎吾愣住了;他来不及给出反应。不过少女也没有等待他说点什么,她自顾自地消失在了走廊里,拐角传来噔噔噔的上楼梯声,想必她是回了房间。

 

剛趴在床上翻杂志,听到房门一响,知道是慎吾洗完澡回来了。他捧着杂志坐起来,“你看这个——”

慎吾坐到他身边,伸出手来比了比他们之间的身高差。剛差点笑出来,“不会那么快就又长高的啦!”

但慎吾没笑,有些迷惑地凑近来左看右看,捉起剛的手腕又放下来。剛沉默地任由对方这么摆弄,在这些告一段落的时候,伸手揉乱了慎吾的头发。

“笨——蛋。”他做了个鬼脸,在慎吾反击之前轻巧地躲开,从地板上拿起游戏手柄丢过去,“我今天可要让你尝尝我的厉害。”

“你都输了好几次了。”慎吾撅起嘴。

“那是因为不熟悉按键!今天肯定能赢。”剛振振有词。

简单的竞技游戏一直持续到了下半夜才以两人都记不清输赢次数的平局结束。一番剪刀石头布过后,剛开心地躺进被窝里,慎吾认命地去关灯,房间一片漆黑,他只能摸索着爬回床上。确实是困了,被柔软的被子一裹,眼皮就不由自主地要合起来,脖颈酥酥麻麻的;慎吾裹着被子翻了个身,差点撞到剛的脸,他咕哝着“对不起”往后挪了一点,而剛模模糊糊地“唔”了一声,蹭了蹭枕头。

“慎吾?”

“嗯?”

“晚安。”

“唔……晚安……”

剛看着慎吾闭上眼睛。些微的月光从窗帘缝里透进来,薄薄地洒在慎吾的脸上,让这张脸看起来不那么熟悉。他想起自己第一次见到慎吾的情形——在排练室里,对方抬起圆圆软软的一张脸,有些害怕地看着自己,眼睛闪烁着浅褐色。他们的第一次见面绝对算不上愉快,而接下来的相处不能只用愉快来形容:排练、上课,互相嘲笑做错的部分,一起挨中居或者木村的训、然后又和其他人一起挨老师的训,结束训练后回家的路上总是在一起,走一站路只是为了吃一碗那家店的拉面,正式出道之后也没有太大改变,总是会像今天那样、两个人跑到不知道什么地方去玩得很开心。一开始自己总是走在前面,后来是慎吾推着自己在前面,也忘记要时时回头去看对方,不知不觉间慎吾已经比自己还要高,需要抬起头来看了。

但慎吾就是慎吾啊。

“而且我也还是我啊。”

剛闭上眼,听着慎吾规律的呼吸声,同样进入梦乡。

 

TBC


评论
热度 ( 7 )

© 春寒料峭永無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