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ipia】Beautiful Beast 02

02

慎吾恢复意识的时候一切都整理好了——除了稻垣自己。这位研究员先生站在房间中央挪动记载每次试验数据的光屏,彩色方块花里胡哨地旋转开去,他伸出手抓过其中一个、在最末加注了几个字,慎吾瞄到“取消”,不由得深深叹了一口气;稻垣听到他的叹气声便转过脸来,衬衫歪歪扭扭地只扣了两个扣子,胸口被指甲划出的血痕让慎吾惊恐地向后挪动了一点。觉得他的反应太大惊小怪,稻垣无奈地扯了扯嘴角,动作缓慢地用手指梳理乱七八糟的头发。他坐到桌子边上,伸开腿的同时拉起裤管,脚踝上有着淡淡的淤青:“要我说,这个还比较痛。”

“……我很抱歉。”

“没关系,试验就是这样的。”稻垣冲他温柔而肯定地点点头,“去把医疗箱拿来,好吗?”

慎吾赶紧从地上爬起来,跑到房间角落里去把医疗箱提到稻垣面前。稻垣继续做着记录的工作,不过把本就敞开着的衬衫拨得更开了;慎吾打开医疗箱,从里面取出常用的再生凝胶,尴尬地发现瓶子里只剩下那么一点点,恐怕是不够的。他打开瓶子,把凝胶小心翼翼地抹到稻垣的胸前,血痕迅速地凝固、变淡、消失,皮肤光滑如初。瓶底还剩最后一点,他蹲下身,“请您抬一下……”

稻垣低下头,“这种事你就不要做了。”

“但——”

“我希望你变得更像人类。”稻垣一边说着,一边把凝胶从慎吾手里拿走,自己坐了下来开始涂抹脚踝处的淤青,“这句话我已经说了好多遍了。”

“可是,不管是人类还是人造人都该对自己做的事负责,无论以什么形式都应该这么做。”慎吾说。

稻垣睁大眼睛盯着他,漆黑的瞳孔里满载着惊讶和好奇,“你还是第一次跟我说这种……”他把瓶子递给慎吾,“我不太懂该怎么说,不过挺好的。”

慎吾接过瓶子,让稻垣把脚踩在自己大腿上,开始给最后的淤青上药。

 

新型“项圈”进入第八次改良,稻垣把五盒药塞给慎吾之后就把人赶出了研究室。慎吾在门口吞了两粒,望着阳光下的迷宫花园发呆,手里还抱着那本借来的《古代文字种类概述》。他看了一点儿,看得一知半解——里面说的事他从来就不知道,人造人本来就是不需要知道这些的;有很多奇奇怪怪的名词没有解释,想来对于能看这本书的人来说是浅显得无需注明的东西,但他完全搞不懂。

不懂的话,被对方问起来,要怎么回答才好呢?校内图书馆肯定有答案,他的员工证应该也被允许查询,但真的要去吗?他握着这本书犯了难,没能鼓起勇气踏上去图书馆的路,也不好意思去和对方说“看不懂”,甚至想着再躲几天算了;但有些时候,越怕的东西就越会来——慎吾一抬头就看见借了他那本书的家伙从迷宫里踏踏踏地飞奔而来,脖子上挂着的证件卡片一晃一晃,看到他时就努力地挥起手:“慎——吾!”

“草彅先生!”

“不是说了叫我‘剛’就好嘛,你真的是——”剛灿烂地笑起来,眼睛弯得像新月。他穿过红蔷薇的路标,一路跑到慎吾面前,投过来的眼神热切又可爱,“你看了吗?这本书。”

“看了一点,但是……”

“看不太懂对吧!”剛轻快地拍拍慎吾的手背,“我一开始也是。这本书谁第一次看都不可能看懂的!”

慎吾忍不住笑,“那您还让我看……”

“如果对这些感兴趣的话,肯定会想问的吧?”剛凑过来,深色虹膜明亮地映着他的脸,“你想问我吗?”

他局促地摸摸鼻子,下意识地别开脸。剛的目光直率地盯着他,然后又笑了起来——慎吾知道自己是脸红了,脸颊上陌生的滚烫温度让他尴尬地想钻进地里去。不过剛完全没在意他所在乎的,而是握住了他的手,“走吧?”

“去哪?”

“当然是去我那里啊!”剛拽着他向迷宫的方向走去,“在图书馆说话会被巡逻车铲出去诶,我才不要!”

阳光从头顶暖融融地照下来,剛的皮肤被强光染得发白,耳朵和脸颊却是漂亮的玫瑰色。他在脸红;他也在脸红,不知道是为了什么,慎吾觉得这和古代文字是同一等级的谜团了。他想知道这本书里的事情,也想知道剛露出那样表情的原因,哪一个他都想问、却都微妙地问不出口。

他们牵着手经过在给灌木浇水的人造人,对方娴熟地把水管避开他们、弯腰行礼。

 

剛送走慎吾之后就坐到研究室的窗边。这里是这个房间唯一一个能不受书页灰尘干扰的地方——新鲜凉爽的风轻飘飘地吹过来,他眯起眼睛,视线在楼下的迷宫里寻找着,不久就发现了慎吾的褐色头发。慎吾对迷宫已经很熟悉了,以最短的路线经过Fuck的中间,马上就到了红蔷薇那一边去;不过他就站在那儿、没有再往理系楼里踏进一步了。

有人从那里面走了出来。剛知道那位是那天他误闯研究室时看到的另一个人,慎吾说他是“稻垣教授”,他们两人在做“项圈”的改良计划。稻垣的脚步有点不稳,一头栽到慎吾怀里就不动了,慎吾自然而然地给对方提包,两人就着这姿势说了一会儿话才一前一后地离开。

剛从窗边滑下来,双脚精准地踏在没有书本覆盖的地板上。

 

“……嗯?脸红?天气热也会脸红啊。”

“这样啊……”

“你下次可以问问他是不是比较怕热。”

慎吾苦笑着摇了摇头。稻垣把目光从文系楼的某一个窗台收回来,随口问道:“今天又看了什么书?”

“还是那一本,不过他说了很多解释给我听。比如——”

声音被隔绝在听觉之外,不过稻垣仍有余力摆出微笑着的应和的表情。面前的试验体像个孩子似的跟他说古代文字的分类和地域区别,他几乎都要以为他确实有这么一个学生;可是他知道慎吾体内的药效正在慢慢消失,很快地、到午夜时就会变回人造人的原形。

慎吾断然不是百分百的洁白;但慎吾所亲近的那个孩子,似乎也不是百分百的纯情呢。

他想起对方注视他们的眼神,那张白皙凛冽的脸上浮现出的扭曲表情让他忍不住扬起笑容。慎吾以为他听得入了迷,有些感慨地说:“您有时间的话也来聊一聊吧。”

“我听你说就好啦。”稻垣用手指揉了揉自己的唇角,尽力让脸上的笑意消失,“而且,比起去别人的研究室,我宁愿让别人过来。”

“您的地盘意识真的很强……”

“去你的吧!”


TBC

评论 ( 2 )
热度 ( 5 )

© 春寒料峭永無島 | Powered by LOFTER